今天是: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鹿城书画院  >  鹿城书画院
马年画马——记鹿城政协书画院画师、工艺美术大师薛铁章
时间:2014-08-05 来源: 分享到:

薛铁章简介

   薛铁章,1942年生,瑞安市区人,现居温州。温州市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浙江省美协会员、温州市鹿城区政协书画院画师、温州市鹿城区美协顾问。现任祥狮装饰制品公司设计开发研究所所长。

  先后师承画家陈垂平、瓯塑艺人谢香如。精于铜雕、瓯塑、剪纸诸多工艺品的设计与创作。从艺47年来,其主持设计的工艺品种近2000个。主要作品“寿山石铜雕工艺品”获得中国第二届科技精品博览会金奖。曾受国家有关部门委托,为21国部长在上海周庄召开的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设计礼品馈赠外宾。陶瓷平嵌《九个革命里程碑》现被列为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文物。

 


   中国的传统工艺美术历史悠久,门类齐全,工艺美术大师用他们的智慧和双手创造的艺术珍品,是集天时、地利、材美、工巧诸因素于一体的“天工之美”。在流水线、机械化大生产为特征的现代工业社会里,尤为出类拔萃,独具一格。

  薛铁章,一位从瑞安走出来的工艺美术大师,他的作品技艺精湛、巧夺天工,处处透露着瑞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民间艺术的缤纷斑斓。

  此外,他还把书画情怀返照于社会人生,寄情于书画作品之间。看他的画,能感受到他内心那股强大的冷静和严谨,不禁让人想到了“静水流深”的艺术高峰。

  他还是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温州书画院特聘画家,温州市鹿城区政协书画院画师,在工艺美术大师和画家之间,他实现了“双重身份”的完美结合。



  

  出身书香门第

  初见薛铁章,不禁让人吃惊。眼前的他腰板挺直,笑容可掬,头发乌黑亮丽,完全不像是一位快到古稀之年的老人。采访就从他对“养生之道”的话题上聊开来。薛铁章兴趣盎然地说:“乐观向上、摈除杂念,是我的养生法宝。我喜欢喝茶,平时在家就沏上一壶香茗,然后潜心搞创作,人生至此,不亦乐乎。”说罢,热水器里水开啦,他便起身取过普洱茶,与我们品茗分享,说话投缘,他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1942年,薛铁章出生于瑞安市区公园路摊儿头附近的大户人家(瑞安一中对面),是南宋吏部尚书薛良朋第四十三世后裔。薛铁章的三叔毕业于日本东京高等工业学院,后又到美国意利诺大学继续深造。父亲是一名律师,早年毕业于日本政法大学,和北大校长蔡元培颇有交情,在薛门家谱中也提及,祖母七旬寿辰时,蔡元培曾亲笔题写牌匾,两家人关系甚笃,由此可见一斑。

  薛铁章说:“我至今仍忘不了儿时生活在瑞安的情形。原因有二,瑞安是我最初立身的热土,拥有美好的儿时记忆。二是因为众多亲戚仍旧居住在瑞安,虽然我祖母的坟墓,在解放初已被拆除而留下遗憾,但三叔的故居,现今居然在周围名房均被拆迁的情况下得以保存,实为之欣慰。”

  小时候,薛铁章的老家里藏了不少书轴画册,沾着墨香长大的他,少时便酷爱书法画画,有着一股非同一般的灵气。

  “当时,瑞安的学风甚严,晚上七八点钟后,街上就找不到小孩子玩耍的踪影了。加上父亲对我的要求很严格,每天晚上我都要乖乖地临摹字画,经常一不留心就学到深夜,也因此打下了深厚的笔墨功底。”薛铁章说。

  

   三年从师终有成

  7岁的时候,薛铁章随家搬迁到温州。在温州市第二中学读高中的时候,他凭着坚持不懈的韧劲,才华初露锋芒,受到了我市著名工笔画画家叶曼济的赏识和美术组的重视。高中毕业后,叶曼济先生有心荐铁章到温州文工团担任舞台美术设计。便予以贴身授艺,终因家长要求其考大学而未遂。

  曲折的求学和工作经历磨砺了他对生活、艺术、事业追求的奋斗意志与坚韧不拔的毅力,薛铁章更善于在逆境中奋发和进取。

  1958年,17岁的薛铁章来到温州绘画会学习素描绘画专业培训,师承教育家、画家陈垂平先生。薛铁章说:“这段时期,我的画画技术和风格上都有了显著的提高,陈垂平先生的画画是跟随日本野兽派画风的,他鲜明的个人艺术风格和独树一帜的个性也影响着我。”

  3年学习期间,除了画画,薛铁章还涉及了木刻版画。当时,国内各大报社基本上都有他的木刻版画作品刊登,稿费收入每月高达几百元。“要知道,当年这可算是一笔大数目,平常人家可以用来过上一个好年了,人家平时的工资才几十块钱,年方20岁的我已经能够添补家用了。”薛铁章说,“一个人,干一行就要爱一行,就要投入百分之百热情去努力,当年年轻力壮,干什么都意气风发,才有了现在这门手艺。”他的木刻版画作品,还受到了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张怀江先生的青睐,并常有悉心指点和教诲。

  

   工艺美术成绩卓著

  薛铁章的书架上摆着几座造型考究的奖杯,不禁询问起了出处。薛铁章介绍说:“这些是温州市人民政府每年颁发的优秀企业的金鹿杯及功勋企业家的铜雕奖杯。都是由我设计主持制作的。”据记者所知,凡出口日本的铜器鼎炉等工艺品,日本客户均认准拥有薛铁章设计的印章以为上品。在薛铁章50余年的工艺美术生涯中,成绩斐然。当我对他表示祝贺和赞赏时,薛铁章却说:“一切成绩都成为过去了,不值一提。搞艺术的人,都重在自己未来作品能否创新和超越自己……”

  1968年,他被调到温州艺术雕刻厂工作,从事镶嵌、木雕、象牙雕、角雕设计。1969年,薛铁章带领60余人的大队伍来到杭州,组织并参与创作施工“红太阳展览馆”9块革命里程碑的平嵌设计和制作,这9块作品分别是红军长征、安源煤矿、延安宝塔山、井冈山、韶山、遵义会议、新中国成立、百万雄师过大江和文化大革命。

  “‘红太阳展览馆’9块平嵌的艺术性在工艺美术史可为之最,它曾被列为文化大革命文物保存。历史的变迁,应该保存这一历史遗存,还是很有意义的,而且价值连城。”薛铁章说。

  1988年之后,薛铁章由于主持设计了“寿山石铜雕工艺品”,获得中国第二届科技精品博览会金奖;其创作的“铜雕坐骑关公”,获得首届中国工艺大师暨工艺精品博览会优秀创作奖;“仿寿山石工艺品”获全国三资企业生活用品博览会优秀奖。

  

   绘画来源于生活

  看薛铁章的画,不难发现他的作品题材都来源于生活。薛铁章说:“在绘画创作上,我反对形式主义,坚持写实的作风。”

  在温州市总工会的展厅里,记者见到了一组薛铁章风格的画作,笔墨语言中透露出他对当今社会现状的关注和关爱,保姆、民工等都成了他笔下的模特儿。在这里可以看出,薛铁章对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关注,并在中国画的创新问题上不守旧、不跟风、不刻意、不张扬,努力经营并坚守着自己的精神家园。

  薛铁章强调“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有一次,薛铁章在路边看见一群钟点工,便把他们的衣着、发型、神态一一画了下来,回家后,再根据这幅写生稿,画了一幅神态各异的钟点工人物中国画。而此次参展的一幅名为《抽支烟再干》,就是一次他到工地速写的作品。在展厅里,记者还看到了薛铁章笔下千姿百态的马。薛铁章画马,在画坛颇有美名。其作品在北大、清华大学、日本、美国等均有收藏。

  1999年,薛铁章画马作品《狂野雄风》长卷被选入全国第二届花鸟展览会展出。画作中的马儿或奔腾跳跃、回首长嘶;或腾空而起、四蹄生烟。不仅外形逼真,而且神态生动。薛铁章告诉记者,偏好画马的原因是自己属马。“画马就是画我自己一样,更是画一种精神,一种勇往直前的精神……”

  事实上,薛铁章在创作上注重学术品质和艺术的原创性。“能如此精确地把握好画马的精髓绝非偶然。”薛铁章说,“我乡下亲戚的家里养了18匹马,为了观察马的形态特征,我有事没事就跑过去画它们,画速写。”

  “在我看来,绘画可以使人领略到现实生活中可能无法涉及的事物,它使我们超越了空间、时间和物质条件的限制,得以自由地思想和生活着,这是一种精神上无所不及又广阔的生活。所以,喜欢绘画的人,内心会因为丰富而富有,人生也会因为满足而美好。”薛铁章说。

  薛铁章为人不张扬,也不哗众取宠。为人处世态度谦和。以安宁平静的内心观察他所注视的世界,有一股不可辩驳的力量,不容忽视。分手的时候,我又一次回首街头频繁回首的薛铁章,在榕树之间渐远渐隐,却犹如一棵青葱的榕树,已经扎根于我的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