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鹿城书画院  >  鹿城书画院
从晋人风致说到胡天羽书法
时间:2014-09-17 来源: 分享到:

   胡天羽,浙江温州人,19408月出生。自幼酷爱书法篆刻艺术,在其先父指导下临池学书,历践汉魏晋唐诸名家碑帖,备尽各体,尤以行、草书见长;弱冠从事篆刻,师从金石大师方介堪先生,上溯秦汉印玺,下窥明清各家。于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诸子用功尤勤。历时60余年,自具面目。其作品曾先后参加日本、新加坡、韩国、香港及国内各大型书法篆刻展览,并散见于《中国书法》、《书法》、《西泠艺丛》、《书法报》等专业性刊物。入编入典《首届当代名家书法精品展作品集》、《二十一世纪名家楹联墨迹大观》、《当代中国书法作品集》、《当代印人明鉴》、《中国现代书法界人名辞典》、《中国古今书家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印学年鉴》等二十多部。同时其作品被名人纪念馆、博物馆收藏,名胜风景区镌刻上石。著作有《胡天羽书法集》等。曾任浙江省书法协会理事,温州书法集协会副主席,鹿城区文联主席,鹿城区书法协会主席。现为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温州市书法家协会顾问,鹿城区政协书画院副院长。




书法艺术,其初附丽于文字而存在,所以其风格也随文字的内容而转移。殷墟甲骨文,是对神的卜辞;秦石鼓,纪帝王的狩猎;至于蔡邕的石经,所写的是儒家的经书。这些文字,是对神、对帝王、对圣人的崇敬,很难表现书法艺术的独特的个性。魏晋可谓书法艺术的独立时代,其时也是玄学盛行的时代。魏晋玄学的盛行,从正统的儒学的角度立论,这是儒学的中断,是学运的不幸;但从另一面看问题,未尝不可以说玄风激荡助成了艺术个性的张扬。庾翼与王羲之书:“吾昔有伯英(张芝)章草十纸,过江颠沛,遂乃亡失。常叹妙迹永绝,忽见足下答家兄书。焕若神明,顿还旧观。”庾翼所欣赏的纯粹是王羲之的书法,而其信札的内容倒不论了。《晋书·王羲之传》载,王羲之曾答应山阴道士的请求,写《道德经》以换鹅,“甚以为乐,其任率如此”。羲之之意在以字换鹅,这类行经有点类似乎阮籍的轻狂,而所写的文字是玄学的典籍,不可谓右军书法与道家精神全无关系。当时人评其书法“飘若游云,矫若惊龙”,这不是无原故的。


吾友胡天羽君,学王数十年,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留下一步步追求的踪迹。夏承焘教授在曰,曾赠以诗:“天羽学王书,精勤吾不如,墨池春水活,飞出北溟鱼。”夏先生巨眼,看出天羽的书法,再现晋人风致,直追庄子“逍遥游”的境界。艺术史人心的表现,也是宇宙的写照。倘人心处于拘束卑微的境地,而求其笔走龙蛇,超然物外,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反之,如果人心净明浩荡,即使不斤斤于行迹酷似古人,那也得了古人飘逸有没的神韵。《庄子·逍遥游》:“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这种境界,于天羽书法中依稀见之。然而,所谓“藐姑射之山”云云,吾人所生活的现实世界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超然世界,在现实世界与艺术理想之间的矛盾中勉力求一超脱,这种努力,也就更为难能可贵的了。